IMG_1408  

隨著房子硬體工程逐漸進入尾聲,軟體階段也開始浮出檯面。而店名,是這個階段的重中之重,委實傷了我們好大的腦筋,畢竟,書讀太少啦!

我們想名字,都是從詩詞中尋找靈感,而宋詞又是我們主要尋找資料的來源。一開始想名字都是從寫景入手,在內地埔里,山脈是最典型的景致,尤其是下完雨的時刻,房子正北面山脈的腰際,總是纏繞著綿延不絕的嵐雲,宛如白絲帶一般隨著地形起伏。因此當北宋秦觀的千古絕唱《滿庭芳》映入眼簾的時候,第一句就深深地吸引了目光。

山抹微雲,天連衰草,畫角聲斷譙門。

暫停征棹,聊共引離尊。

多少蓬萊舊事,空回首、煙靄紛紛。斜陽外,寒鴉萬點,流水繞孤村。  

銷魂。當此際,香囊暗解,羅帶輕分。

謾贏得、青樓薄倖名存。

此去何時見也,襟袖上、空惹啼痕。傷情處,高城望斷,燈火已黃昏。

山抹微雲」是秦大學士的得意之作,而「流水繞孤村」正好與我們房子前方有一灣溪水帶繞的地理相呼應,只是「孤」字未免淒涼,似乎與開店尋求喜氣的常理有悖。不過「山抹微雲」還是進了候選名單,這時連英文也想好了,請資深英文記者王思捷(又稱Uncle,骯扣)取了諧音,“Summer wind”。

另個南宋詞人辛棄疾我也蠻喜歡,他詞風豪放,在宋代相當難得。重點是他這個人「叫小賀」,23歲就率50騎殺入5萬叛軍逮住叛將,還押送南宋建康砍頭,這膽識讓我很佩服。想想23歲時的我在幹嘛?才入伍一年,忙著與女友兒女情長,但辛棄疾在這個年紀已經建功立業了!

我們看上的是辛老大的《西江月  夜行黃沙道中》,這首詞也超有名,以前國文課本有讀過。

明月別枝驚鵲,清風半夜鳴蟬。

稻花香裏說豐年,聽取蛙聲一片。

七八個星天外,兩三點雨山前。

舊時茅店社林邊,路轉溪橋忽見。

我們想到「點雨山前」用來當店名,這也是以寫景為主,直觀容易理解,但好像少了點甚麼。接下來也找了許多的名字,但是味道差了那麼一些,有的望文生義,有的為賦新詞過於扭捏,一直找不到真正喜歡的名字。

IMG_0934-1  

直到有一天,與老長官李克強在臉書上閒聊,他知道我正在為這件事頭痛,當下建議韓愈的「拋青春」。過一陣子更拋出震撼彈「錯喜歡」,這個名字不只曾出現在詩詞中,還真正存過以此為名的店鋪。而告訴我們這件事的,媽呀,竟然是蘇東坡!

蘇軾 《八月七日初入贛過惶恐灘》

七千里外二毛人,十八灘頭一葉身。

山憶喜歡勞夢遠,地名惶恐泣孤臣。

長風吹客添帆腹,積雨浮舟減石鱗。

便合與官充水手,此生何止略知津?

「山憶喜歡勞遠夢,地名惶恐泣孤臣。」蘇軾在詩中自己注明︰「蜀道有錯喜歡鋪,在大散關上。」

據說,這是蘇東坡回憶當年進京趕考,路過大散關的景象,因此,真有家店鋪名為「錯喜歡」。

不過真正讓我們心動的,是南宋詩人楊萬里的名作《過松源,晨炊漆公店》。

莫言下嶺便無難,賺得行人錯喜歡。

正入萬山圈子裡,一山放出一山攔。

這首詩,很合我們的心境。很多朋友以為我們離開台北到埔里,從此一帆風順(賺得行人錯喜歡)。其實不然,南下期間,遇到貴人也遇到鳥事,甚至遇到本身就是造成鳥事的貴人(一山放出一山攔),更體認到莫非定律,多思無益,唯有面對,才能關關難過關關過。(請見【來起厝】意想不到的....鋼管秀)

當然,新名字還是要請資深英文記者王骯扣思捷想個響亮的洋名,忘了說,他也跑過多年體育。骯扣想到NBA球星小皇帝LeBron James,出道就被稱為“The Chosen One”,既然我們店名中文是錯喜歡,那洋名就叫“Chosen One”好了,中英文音近,又有萬中選一的意思。

實在不能再好了,定案。法蘭克棧從此更名為錯喜歡(Chosen One)旅棧,還請大家多多指教。

另外,老長官克公,還特別為錯喜歡寫了篇文章,功力深厚,稍晚另闢新欄。(請見【來取名】錯喜歡由來) 

IMG_0775  

 

 

Frank n' Audre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